校长信箱:ndh.555@hotmail.com 返回旧版网站

伤了灵魂,逝了故人

2019-10-21 14:12:07 信息员:郑巍 审核人:田凤莲 来源: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


————《伤逝》读后感  赵爱军

 

爱情,是任何年代、任何人都深有感悟的话题,就算是战火纷飞、动荡不安的年代也不例外。《伤逝》里的涓生和子君便是那样年代中的人之一。

鲁迅的文章往往是颇为针砭时弊的,纵使是一部爱情小说也饱含对社会现状的讽刺。涓生和子君,两个渺小如尘埃的人,追寻自由的婚姻,却最终在冷眼和严威中让爱情支离破碎。

那么这悲剧的苦是如何酿成的?

或许,这爱情是涓生了结的吧。当他说出已不再爱子君云云时,他的心是否颤抖过?在他面对那寂静和空虚时,他可曾后悔过?可他不爱子君了。他绝不会爱一个整日只为生活琐事操劳,再不肯读书和提升自己心灵境界的子君。他爱的从来只是那个微笑点头,两眼弥漫着稚气的好奇的光泽的子君。

那么,这悲剧该是缘于子君吧。倘若她如从前一般那样温柔,他们便不会分开了吧?倘若她的灵魂如曾经一样饱满,涓生应不会背弃她了吧?可子君的所作所为,不都是为了涓生,为了家吗?子君自入了那所谓的“吉兆”胡同,该受了多少严威和冷眼,受了多少指责和讽刺?纵使她有再多的勇气,也大抵敌不过那灭顶的绝望和煎熬。

那,悲剧就是这社会的恶果吧。当世人非议给涓生压力时,他在谋生。当社会将包袱压在子君背上时,她在苟活。是严威一刀刀削平了涓生的爱,是冷眼一滴滴泄光了子君的勇气。

可不管缘于何因,涓生和子君终是散在旧社会凛冽的风里了。

涓生伤了灵魂,独守寂静和空虚。

涓生逝了故人,徒留孤独和彷徨。

子君安于冷土,伴着涓生遗忘中的送葬。

在地狱的孽风和毒焰中,涓生乞求着子君宽容,最终在猛烈的燃烧中灰飞烟灭。

 


相关文章

  • 暂无内容

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最新图片文章